作为一个原画人,你有没有思考过你的未来

浏览:94 发表时间:2019-06-18 16:32:27 来源:http://www.sohu.com/a/226384789_256748

白 鹿

白 鹿,国人资深游戏原画师,微博ID:@画画的那个白鹿,2009年入行至今,创办了H2学院并担任全职原画讲师。参与过《诛仙2》、《武林外传》等知名项目,绘制过《英雄联盟》海报、《霸三国》卡牌、《文明争霸》宣传图等。

关于十年后你的美好生活这个问题我们没法从宏观上讲,中国的游戏行业飞速发展,没有样板,我们谁也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在中国游戏发展长河的哪个位置。

人这一辈子就是不停在做选择题。每做对一道,后边的题目就会越来越简单,可供选项也越来越多。每做错一道,后面的题目会越来越难,选项也越来越少。你当年随手买了几十美元的比特币,也不知道是对是错,还被女朋友怼了一顿。现在你手里捏着增值后的百万美元开始合计这个女朋友我可以换掉了,好吧,或者给她办一场更豪华的婚礼。不管怎么说,赶紧操作吧,最近比特币这玩意儿好像不太稳定。你当年在一个省会旁边的四线城市贷款买了几套房子,幻想着如果通了地铁,它变成这个省会的一个区,每月仅凭收房租也能吃喝玩乐的,而如今,地铁没通,四线依旧是四线,房子还脱不了手。你只有一个选择,除了上班还得兼职,要不然还不上房贷。人算肯定不如天算,但你如果啥也不算,那下半辈子只能走下坡路了。

未来总有一些未知的部分,人类天性对未知有恐惧。而我们总是有很多时候在未知的情况下就得作出选择,人们恨不得预知未来。其实有的未知,他并不是变幻莫测,仅仅是未知。

如今我因为工作原因,接触了形形色色的各种人的咨询。他们也诉说着自己故事的起承转合,联系起来,也会得知了他们的前因后果。

我从游戏行业的井喷时期进入到这个领域。经历了各种变幻莫测,以及前途莫测。中间也进行了各种思考。一个以游戏原画的身份进入到这个行业的人,他的将来一般会往哪些方向发展呢?

综合我所经历的和我所见的,在下边儿给各位一一的细说吧。




第一条路:稳扎稳打,铁饭碗路线

不同工种的人会形成不同的性格特点。原画人是一个非常感性的群体,外壳之内是一个情感丰富的小婴儿。即使理性的知道自己画的图已经很不错了,如果没有人鼓励和赞赏,也是索然无味。画画的人喜欢稳定舒适的环境,这样才能静下心来认真的干事情。并且大都是单线思维一根筋。比较厌烦同时思考几件事情,也比较厌烦在作画图中被人打扰,因为他们善于专注和钻研。

而这些成功将自己引入稳定舒适环境中浸泡了几年的小伙伴们会本能的抗拒赌博和风险。我稳扎稳打积累这些年功夫,就是为了进入社会凭手艺吃饭。活干的好不好,看我画的图就能说明问题。这也是老鹿我入行时的最初设想。如今也是我很多朋友一直在秉持的生存之道。而且这些沉得下心来画画的人,混得都还不错。


最初我的理想是像那些欧美的cg艺术家,将自己的毕生精力,尽数投入于一件事情,那就是画画。然后顺便卖钱。他们有大把的自由时间,活干完结帐,然后开着兰博基尼带着老婆孩子出去海边兜风。请注意,这里面有一个核心部分:画画卖钱。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是有版权的保护的,这种活法还真能实现。而我们这儿嘛,enmmmmm。。。给你们讲个笑话,文创工作者终于有完善的版权保护了。

在中国,版权是自由艺术家翻不过的一道坎,你三个星期画了一张插画,还在盘算着怎么发挥它的价值,悄悄的先发到微博上,希望各位小伙伴们帮你点个赞,没想到隔两天就发现某个网页右下角的弹窗上刚好贴着你的这张图:开局一把刀!1刀99级!装备卖钱!三秒提现!。。我们以前也是会搞原创的,后来发现了一个新的路子:画同人。比如你画了一个美国队长的同人,他已经是一个众人周知的ip了,谁把它盗过去,也只是让人更加加深了对美国队长的印象,根本就给自己打不了广告,反而会显得自己更low。

这种事情只是说明一个道理。势单力薄的我们要找靠山。于是我们的设计作品和插画作品都得依附于各大公司、各大项目,由公司的专人法务保护。于是我们进入到公司上班,准时打卡,朝九晚十,两点一线。你的兰博基尼和黄金海滩已经遥遥无期。醒醒吧,老婆都还没有,净想这些没用的。哈哈,开个玩笑。当你真正找到了这个铁饭碗,工作时间稳定,有固定的闲暇时间。兴趣小组俱乐部公会什么的玩着玩着就玩出老婆了,这种事也不新鲜。

在上海工作的时候,有个朋友设计做的非常棒。在这个行业做海报容易出名,因为宣传项目同时也宣传了自己。而做设计,在研发项目中算是商业机密,游戏不发行,你所做的设计就只能捂着。大部分优秀的设计师,因为没有跟上最发售的项目,始终被埋没。当然,这哥们看起来也没想过要成为万人景仰的大师。有一技之长,走到哪都有饭吃,项目发展好,年底奖金多拿点,发展不好,也就那样了。

刚开始时不时还一起出来吃个饭,开玩笑还是比较投缘,离开上海后,在微博上留个言还能搭上话。直到有一天我跟他讲,我们创业做教育了有没有兴趣入个伙?自此以后,不管我如何勾搭,对我不再有任何回应。你说你要是死了,不回应是正常的,因为是我老婆之前的同事,有的时候我老婆在他的动态下面点个赞,还能搭上两句。好吧,我字里行间透着恨意。为什么就不理我了呢?道不同不相为谋,不理我就算了。这位大胸弟现在已经拿到了某家大厂的铁饭碗,免费的健身房免费的水果糕点,免费的打的补贴,每年出境旅游福利。。。我们这些摇着小橹风里来雨里去的小船,估计是瞧不上了。我甚至有yy过,终于有一天,我开着我的玛莎拉蒂停在这家大厂的楼下,正准备上去做宣讲,刚好碰见下来找外卖小哥拿便当的大胸弟,啥也别说四目相对问候一声,一切美妙尽在不言中。不过yy归yy,自己前途莫测,大厂在你有生之年都不一定能走下坡路,这种事情怕是此生无望。

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找到好的归宿,到这一步也算是大功告成了。送以诚挚的祝福吧。这应该是大多美术工作者最初的理想,通过努力的学习,得到一技之长,并且能容忍组织的调配和公司制度下的各种条条款款,放弃一部分自由,得到更稳定舒适的环境,有舍也有得,这就是铁饭碗。

第二条:万人景仰大师路线

想走这条路,你先扪心自问,你是否发自内心的够偏执?

在一次交流会中,纹银跟我们说了一句话,大概意思是这样:干了那么久,还一直在坚持画画的,一般都是性格有缺陷的。在当时那种在大家都在开玩笑的语境下,她只是在调侃自己。其实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一种执着,在绘画这条路上,容不得其它杂质。

我当年在外包公司和钟风华一起做外包的时候,他明显对客户反馈显得非常不适应。明明一张图这样画就很好看,为什么会被客户改成那副鬼样子。从理性上说,客户就是上帝,毕竟别人付了钱,在项目之中因为有些特殊需求,所以不一定是以美为方向。道理大家都懂,他也能耐着性子给客户改到一个满意的结果,但是从感情上来讲就是无法接受,于是不到半年就离开了。而这些年,他的绘画造诣却在不停的上升。他只是走上了另外一条赌博的路,放弃现有的稳定生活和收入,一心投入于美术的造诣,赌一个未来的功成名就。而最后很显然他成功了。

在我接触到的大部分超30甚至快接近40岁的还在画画的人,都有一些与生俱来,无法改变,也不想去改变的特质。

我的入行导师现在已经近40岁。非常高的学历,为人非常和善,人畜无害,乐于助人,但是非常羞涩,搞对象都是人家女方先动手,不沾手任何损害任何人利益的事情。在中国,你要晋升,几乎只有管理一条路。而如果要做管理的话,就会去管制别人,比如说项目的工期有限,那你是不是要去催稿提醒时间?当初上级领导让他做过这样的事情,结果是不了了之。因为他在我们那片德高望重,领导有意向让他往上再走一层,奈何这个特点无法被撼动。最后我离开那的时候,他做了一个高级艺术指导,任务是提高大家的美术水准,但是没有具体的任务和实权。一晃也快十个年头了,中途他也换了几家公司,听说现在还是高级艺术指导类似的职务。在个人收益上,估计没有同级别的制作人或总监的高,但是这几年时不时总是能发出一些非常惊艳的作品出来。水准上,在我心目中已经是大师级别,只是个人很低调,不愿意在外抛头露面,所以说外界网络上几乎没有人知道。

现在游戏界基本上没有不加班的,但是我认识一哥们,六点下班准点走,谁也拦不住,晚上如果有活要做脾气就会变得很暴躁,回家准得跟老婆吵架。但是人家能耐啊,从公司离职以后,出去溜达了一圈,发现还是原来公司好,公司又把他给请回去了,顺带还搭上了他老婆。这哥们身挂多项国际比赛大奖,场景角色插画样样能画。关于他晚上干活就暴躁的这个事情我问过他,他说白天满满当当八个工时在不停的工作,大脑在剧烈运动,我干完了其他人一天都干不完的活,到了下班那个点,其实已经精疲力尽了,什么给程序一个面子陪着程序加一会儿班这种鬼话一概不听。他这个话我倒是信的,人在注意力高度集中的状态下,顶多能坚持40分钟到一小时,很少有人能做到将注意力高度集中八小时。等于说这哥们练的是一门奇功。没准儿有人能猜到这是谁,这个嘛我就不点名了。要像他这样我行我素,也得需要一点资历和能耐。

我所接触过大多在美术上有建树的人,都是或多或少有一些性格偏激或者说古怪,而这些是与生俱来的,骨子里就有,无法改变的。你是不是也想变成这样的大触?

俗话说出名得趁早一点也不假。想成为大师,这第一步走好了,后边儿就会轻松很多。但是这需要你有绝对扎实的绘画基础,这样你才能在刚入行的时候,凭着高起跑线和年轻人独有的锐气还有旺盛的体力获得头筹,并且绘画基础也会对你的将来造成非常深远的影响。

我们总是在工作中戏称那些我行我素,像闲云野鹤飘渺不定的人为“仙儿”。他的想法和行为要么不可预知,要么很好预知:只有画自己的图才能让自己快乐。这两种情况都不好交流也不好做工作搭配。而我们在创业初期也碰到了一些像这样的小仙儿,其实他们的目标很明显,就是怎么样变成大仙儿,所有的注意力全在自己的画上,容不得其他任何事情的干扰。但我们是家公司,不是庙子,不供奉神仙。他所创造的价值远无法弥补他我行我素所带来的损失和未知的危险,最后还是好言好语将其送走了。作为同行,我能理解他的目标之伟大和崇高,但是我们这种风雨飘摇中的小船是养不起闲人的,如果是你,你是为公司负责还是把你有限的资本用来投资他未来的崇高呢?

如果在你的骨子里有无法被撼动的执着,而在你没有真的变成大师之前,你将会在工作中遇到各种不顺,或者说是丢掉工作。而当你以未来为赌注,不屈服于原画圈中的各种条条框框,不在乎是否有产出,忍受孤独寂寞,专注于自己的目标不懈努力,当你绽放之时,将是无比绚烂。

如果你既没有扎实的基础趁早出名,也没有大器晚成的毅力和魄力,每天不是担心自己入不了行,就是怕自己被行业淘汰,脑子里想着柴米油盐,整天跟同事鸡毛蒜皮。如果是这些情况,你就不要看了我这篇文章跟打了鸡血一样,嗯!我也要走大师之路。先掌握一技之长,求个铁饭碗吧。

第三条路:管理路线

画得好好的咋就去做管理了呢?一般有三种情况。

第一种。你原本是个安安静静的坐在某个角落,拿着压感笔每个月就有饭吃的美男子,项目发展太快,或者说是公司规模太小,管理层人员不够,于是老板就说,来吧,这有个事儿,你管就给你涨工资。然后久而久之,莫名其妙管的事情越来越多,发现自己已经有好几个月不碰压感笔了。这种是被别人诱导而产生的结果。

第二种。你发现你交流的能力和安排能力远高于绘画,每天走来走去,和别人聊天的时间都比你坐下来画画的时间多。甚至会怀疑当年是不是技能点点错了?自己有这样的能力,当然不会浪费,最终会升级为一个组长或者总监什么的再正常不过咯。

第三种情况也是最常见的情况。当你的专业水准提升到了一定的境界,项目中所有人都服你,你不当老大,谁当老大?但是,当你管得越多,离你的压感笔就越远。这就是国内原画圈的窘境,有野心的并且有能力的,最后基本上都变成了管理。资深技术路线总是会让你处处受牵制。

关于管理的命数,我们可以鉴古观今。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四起,我家大王王麻子今夜将埋伏于马槽山坳口,准备趁夜打劫一姓陈名友谅的小军阀。作为大王二把手的我出谋划策,将凭天险以少胜多,又是财宝又是女人的想想都好兴奋。

翌日,陈友谅这厮好生狡猾,早知有夜袭,用计反制我家大王,终全军被俘,大王降之。

时隔三年有余,吾已升至友谅军中百夫长。今日我军与朱元璋大战于鄱阳湖,全军覆没,我军生者上岸奔逃,明军骑兵沿岸追杀,有幸余自幼习水性,屏气避过追兵逃离战场,此后苟且偷生。

以上为白鹿杜撰,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你可能会问这个跟搞管理有毛关系?

你可以思考几个问题:

1、一开始你选对阵营了吗?

2、当你辛辛苦苦经营半生的阵营完蛋了,你何去何从?

3、你去到了下一个阵营你如何恢复昔日的荣光?

我们做美术出身的都知道三天不练手生,技术不是你说丢就丢,说捡起来就捡起来的。因为要管事儿了,满脑子里装满了绩效项目法务财务人情世故,脑子里的这些也不是说倒出来就倒出来的。当你内心那个说生气就生气说忧郁就忧郁的小婴儿成长为纯理性看待问题的成年人后,你就再也找不到对于艺术美感表达的那种快感。

纯管理路线,基本上是有去无回。跟对了公司项目得道升天也就罢了。如果你去到了一家新的公司,谁知道你的管理方式是有效的?你作为一个空降上司下属有多少人会服你。只要你换了一个新环境,好多事情都得重来。

这条路是我所知道的所有路线中赌博成分最大的一条,这才真的是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很讨厌赌博,但此时却发现如果想活的不一样,或多或少都得赌那么一下。尤其是走这条路线。可以大起大落,成了飞黄腾达,败了倾家荡产。或者说是不赌,然后平凡。

做管理也有一条比较稳妥的路,挤破头挤进一家牛逼的公司灌注所有的青春和热血,变成终极老骨干。不过老鹿个人觉得嘛,这么玩所付出的心血还不如老老实实画图来得实在,你也拼不过大公司的职业经理人。

第四条路:技术型管理路线

好吧,我现在走的就是这条路。

一个邮差单独送城西的邮件或者单独送城东的邮件走一趟就行了,如果让他先送一封城东的邮件,再送一封城西的邮件,循环往复,估计在没有累死之前,心态已经崩了。

技术型管理难的不是你单独做管理,也不是你单独做技术。最难受的就是技术和管理之间思维转换的那个过程。一辆车在高速行驶,你如何让它在不缓冲的情况下停下来,除非撞墙上了。专业需求越精专,脑子的思考越深沉。有的时候明明可以坐下来画画了,脑子里却想的是人员调配。别人来问我某件事要拿个主意,脑子里想的却是色彩和形体。我问过一些更年长的人,他们说当你的能力在提升,你的转化将会更灵活,甚至可以同时做这两件事情。目前看来很明显,还没达到我们理想中的状态。

小的时候我妈去给我算命说我是劳碌命,这几年下来,我发现还是讲的有点道理。路对不对不知道,反正是怎么辛苦怎么走。

手里边画画的那点儿本钱死活不愿意丢,想求发展,那你又得管一摊子事儿吧。大概日常是这样的:早上过来打开电脑开始画画,屁股还没坐热,同事一声吆喝去了会议室,运气好回来还有那么一点思路,思路断就坐那半小时想一想找找感觉,续上了继续画,续不上今天的经验值就没得刷了。于是我就像个邮差东门口一封信,西门口一封信,这两年是疲于奔命。

走这条路,就像是挑着一副扁担在前行,一边一个桶。这些年下来我看了不知道有多少选这条路的走到最后,只剩一个桶的。也许是觉得自己能力不够,也许是觉得自己可以不用这么累,或者只是缺少信念。

走这条路好处也是有的。门面儿大了,实权在。门面倒了,手艺在。有发展又稳当,就是累了点。

我的性格不算偏执,所以做不了大师。可我为什么要捏着绘画不放?可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当你衣食无忧,有大把的空余时间的时候,你去干啥?那个时候也许是40岁,50岁。打麻将、钓鱼,打太极,跳广场舞,你将会和千百年来活过的人一样的活着,然后变成活过,没有任何特点。我希望那个时候我还能画点画,一辈子干好一件事情不容易。

有人会说,我看到过一个美术转型为策划、转型为市场运维、茶叶微商、厨师理发师、外卖小哥。。。这种奇幻跳脱的结局,并不是这里我们想聊的。所以脱离了游戏美术这条线的我就不去分析和解说了。

各位同学们,说了这么多,那么哪一条路是你更想走的呢?人精力有限,什么都想要最终你将一无所获,有舍才会有得,你是否为你的决定做好了付出与放弃的准备?

谈了那么多遥远的事情。我们讲讲现在。新年伊始,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公司以及个人都会有各种大动向。

年轻人因为能力上来了,却没有涨薪水气不过而跳槽。公司怕辛苦培养的员工跑路而不愿意在培养上面花精力,于是直接找现成的。其实现在整个行业就处在这样的一个浮躁的恶性循环之下。这个局面下,直接遭殃的是那些大学生。站在大学生的视角看到的实际情况可能有点奇幻:大学没教什么有用的,希望能找到一家有发展的公司先学点东西,大学生问公司人事,为什么我没有通过面试?人事说,我们希望招一个有工作经验的。大学生问朋友,我怎样才能有工作经验?朋友说,你得先找到份工作啊。于是乎,大学生在另外一个恶性循环中徘徊到怀疑人生。大兄弟,你的果是由别人种的因,你觉得冤不冤?

关于这点我没什么不高兴的,如果不这样的话哪还有我们培训班的饭吃?当一个人绘画能力高到了可以让公司越过对其工作经验的要求,那他就可以走出那个死循环,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大部分来培训的,其实就是来找突破口的。

我也没打算通过写这些牢骚文章来推动行业的发展。不过要是如果这个行业就这样真被我们推动了,心里边的那份成就感也是妙不可言的。


我们在做培训的头两年做过这么一件事。有几个比较有潜力的小年轻,我们只是跟他们口头约定,免费培养你们两年,你们免费服务一年。培养期的一年半过去了,小伙子们本有机会去应聘更有发展的大公司。但是最终决定留下来为公司效力。我们这种始终不是生意人,不开薪水良心上总觉得怪怪的,于是给他们开了比对应职位标准薪资低一千块钱的薪水,少的一千块就当是之前一年半学习的还贷。但在工作中这些90后小年轻的能力已经赶超了公司的很多80后,已经成为能力卓越的优质人才,并且我们依然在持续的对其进行培养。当他们一年期满,将各寻发展的时候。我那时的心情估计会像送嫁的老鸨,非常复杂,不可描述。我们会开出一个有竞争力的价位希望其留下来。但是好男儿志在四方,这已经是在承诺之外的事情了,未来的事情谁说得准。

科幻小说《三体》里面有个概念叫“猜疑链”,放在我们的领域,可以这样来解释:

公司:我怎么知道把他培养好,他就不会跑?

员工:我怎么知道我干好以后,他就会给我涨工资?

公司:我怎么知道他知道我把他培养好后,他好好干,我给他涨工资后,他就不会跑?

员工:我怎么知道他知道我干好,然后他给我涨了工资我就不会跑,然后给我更好的发展?

.... ...

好,到此进入一个死循环。试问有多少人没熬过这个死循环年底一拍两散的?

而在我们和这几个小年轻的交互中,居然只凭君子协议各退了一步。在我们有限的生命之中,居然能打破这种死循环,碰到如此诚信之人。这是一种美妙的体验,也是一笔财富。虽然这种诚信和信任难能可贵可遇而不可求。但如果说整个行业都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我相信还可以发展得更快,行业生态还会更健康。


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不太可能是公司的领导层,他们不太关注培训,更有可能是即将进入行业的新手。我给你说这个不是让你像洗了脑一样傻了吧唧的随便找了一家公司就报以真心和坦诚,我也不是叫你做赔本买卖。原画人天生具有洞察力,但是也太过于感性化。让自己平静下来,稍做理性的分析:这家公司有没有发展?决定你在这家公司的命运的领导本人是否靠谱?这家公司的整体框架制度和环境有没有重大的瑕疵和隐患?这些问题看清楚你就知道你自己的发展空间有多大。

当你承担的工作越重要,那么就意味着你的待遇将会越高。如果你的领导还没有自觉的把你的薪水涨上去,那你得学会一招:“会哭的孩子有奶喝。”我清楚的记得当年告诉我这句话的是同一个办公室中海外法务部的一个女同事,多少年下来工作的验证,这是非常精辟的一句话,点到为止,各位去悟吧。当你处在一个可有可无的岗位上,本身就没有去谈价的砝码,这个时候去找领导涨薪本身也是不理智的,此时你应该要求的是发展更重要的职位。提高自身价值,才有筹码去谈价钱。

你的一生中有很多导致你错失良机的举动,但是至少不要在公司和员工的猜疑链上走入死局,然后退出来,再重新寻求发展。

那么假如万一阴差阳错万不得已,你从一家公司出来,准备去到另外一家公司应聘,首先考虑的应该是薪资吧?

一般公司成规模体制健全了是由HR来面试你,砍价就行了,反正砍价也是他的职责,如果不是老板特别打招呼,他们的准则是白玉给你谈成白菜价。不过现在寡头倾向很严重,大公司人满不好进,我们更可能会是去面试一些正在发展中的小公司。于是是去是留你将要参考的因素应该更多才是。

我们谁不为五斗米折腰?在进入公司前,谁知道这家公司发展怎么样?你少我一千块钱我不爽有什么不对呢。我家有一个靠赌博的本事散尽家财还能让几拨债主不定时上门给以诚挚问候的爹,所以我本质上来讲是非常反感和抵触赌博的,从小到大,没赌过一次钱,一切求稳。

一般公司里边小员工由组长决定招不招就完事了,而当年我有一份工作是由一家有800人规模的公司的总监直接面试我,我还为500块钱跟他磨嘴皮子反复了两天。可以说比这些非常礼貌的谈判一千两千块大钱的人要鸡毛得多。其实我的想法很简单,进入公司以后不好谈人情,涨薪也慢,能在进去前多谈一点是一点。当年想不到更深刻的问题,而现在站在这个角度,有些事儿便变得清晰明了。作为公司的管理层怕少发几百块钱凉了员工的心,工作少了一份用心,鬼知道项目整体进度上会缺失什么。而当你作为员工,墨迹那几百块钱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会凉了领导的心,鬼知道你就那么莫名其妙的少了几个上升的渠道。这种事情都是相互的嘛是吧。而且现在美术工种不像当年人才稀缺,求贤若渴,你能干活说啥都将就你。邮箱里简历一大堆,太墨迹了就换人。

总的来说,最保险的还是先提升价值,再谈价钱。公司需要你,忌你三分,总得想办法满足你,公司不需要你,至少你能力上来了,换个地方也能发展。但我之前有碰到过一些小兄弟甚至都不清楚自己在公司的运作中是怎么带来价值的,然后气急败坏,我不管,我就是要涨薪水!这个时候老板心里活动大概是这样的:傲娇的小公举啊,我们对面那家公司你可以去试试哦,如果进去了就可以尽快的烧完他们的融资了哦~~~ 不知道为啥此刻我想发一个扶额尬笑的表情。

我现在站在一个管理的角度。有时候会碰到那些心态几乎和当年的我一模一样的人,除了钱其他一概不考虑,他的路注定会变得更窄。在那种语境下,他的观念我注定无法改变,与其良药苦口最后被当成恶人,还不如把改造他的机会留给这个社会。不过现在站在客观的角度来分析,看这篇文章的小伙伴,你对于找工作评判标准是不是又多了几个呢?

1985年,牛津大学有350年历史的学校大礼堂的安全性已经出了问题,20根由巨大橡木制成的横梁已经风干朽化,失去了支撑力,必须更换才行。校方请人估算了更换横梁的价格。由于那么巨大的橡木已经很稀少了,预计每根横梁要花25万美元,但也没把握能找到那么大的橡树。巨额预算一出来,校方焦头烂额。若不募款,恐怕没有办法进行修缮。这时,一个天降的好消息化解了危机。园艺所负责人前来报告:在350年前,设计大礼堂的建筑师已经想到后代将要面临的困境,所以,早早请园艺工人在学校的土地上种植了一片橡树林。现在,每一棵橡树的尺寸都超过了横梁所需。(此桥段引自网络)

新年伊始,又是一个迁徙的季节。去年也许你只是想想明年我该怎么办,而今年你是否能想到接下来十年何去何从?远见是一个很可贵的东西,也许现在你已经有了







专业的游戏原画设计培训班、动漫插画培训班 www.lingducg.com   CG艺术讲堂

COPYRIGHT (©) 2019 武汉东宸动漫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零度CG艺术中心美术外包服务合作电话:18613117525

在线咨询

您好,请点击在线客服进行在线沟通!

联系方式
热线电话
18601770780
扫一扫二维码
二维码